甘肃省兰州市抵导唤兴隆商行 - www.aydp.com.cn

Top Articles:


Links

Search




不断往未开发的大山深处进行突破

2020-07-21 21:49

“本地村民都很少上去,何况一位85岁高龄的老者?”陈兴国理不清头绪,他自己就从来没走出过太极佛光的范围。

为了健康,为了旅行,他花掉了大部分积蓄,却没想到这座潮湿幽闭的深山成了他的终点。这个湘雅医院的退休干部,一生节俭,可面对保健品公司的各种推销,不再淡定。那些鼓动推销的言语落下时,只剩半屋子无主的保健品,在家人眼中,如同罪证横陈。

直到7月24日,一名上山捉石蛙的村民,在未开发的北斗庵附近发现一具尸体。八名村民将遗体抬下山。经家属辨认,是他。

此后是自由活动时间。导游告知,下午两点半在景区茶楼集合一同乘车返回。没有谁在意徐廷柱是否听清。

森林消防队伍也开始上山搜寻。宁乡湘水潜水打捞服务有限公司的四位专业潜水打捞员利用专业的潜水及打捞设备,对景区情人湖所有水域进行仔细搜索打捞。

随后,景区接到老人游客走失报告,此时是下午3点半。景区派熟悉路况的工作人员协同寻人,未果,报警。

在北斗庵附近发现老人遗体时,老人的手浸在水里,面容模糊,不可辨认,遗体已腐烂,身上有泥污。在离老人不远的水里,发现了身份证和手机。

随后几天,搜寻范围扩大,社港镇政府还组织三个相邻村支村委干部发动村民张贴寻人启事,通过959浏阳交通频道扩散,并在《浏阳日报》刊登寻人启事,对全体镇村干部发送搜寻信息。

徐廷柱是一名85岁的退休老人,钟爱旅游,曾一度很享受保健品公司组织的免费旅游,作为代价,他花费大部分积蓄购买了半间屋子的保健品。7月18日,他再度参加长沙一家保健品公司组织的免费旅游,这次他没有顺利归来,在浏阳周洛景区失踪6天后,被发现死在景区的深山之中。

连日搜救后,7月24日晚11点,他的遗体被一名上山捉石蛙的村民发现。

徐廷柱家的客厅窗沿上依次密集地摆放了15瓶药品,有维生素,有营养粉。一侧的小房间里,景象更是惊人,柜子和地板上都堆满了各色保健药——这是近几年徐廷柱沉迷于保健品消费后的“战利品”。

他听协助搜救的蓝天搜救队队员说,再往上岩壁陡峭,荆棘密布,野草及腰,“他们都要屁股走头开路,有些地方没处伸手攀岩,钻都钻不进去。”

尽管陈兴国和大批搜救人员在那六天里,每天凌晨三点睡,早上六点起,然而一切仍然徒劳。

“我们都去不了的那么高的地方,老人家怎么就到那里去了?谁也想不明白。”老人失联后,陈兴国和镇政府、景区、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和村民一起,几十号人日夜连轴转,想尽办法进行搜救。

他越走越远。下午两点半,全体老人及工作人员、导游到达茶楼集合,徐廷柱不见了。

专业的搜救团队——蓝天搜救队也来了,不断往未开发的大山深处进行突破。

7月18日5点多,大规模搜寻即刻开始。“有人说看到老人走出景区了,所以我们搜寻的范围先锁定在已经开发的景区内和山下的旅馆、饭馆等地方。”49岁的陈兴国是土生土长的周洛人,也是周洛村村支部书记。这晚暴雨如注,搜索持续到凌晨近两点。

85岁的徐廷柱死在浏阳周洛的大山里,在参加保健品公司的“免费游”时。

半小时后,甘姓工作人员开始上山寻找。最后一通电话时间是3点03分。“你在哪里?我没看到你。”“我不知道。车是不是走了?”“没有,都等着你。”

陈兴国解释,周洛景区的开发范围,最远为太极佛光。“那里立有‘游客止步’的标示,再往上走还修了不到一公里的路,为的是方便帐篷客露营。”在景区门票的示意图上,太极佛光往上的区域均用虚线予以标记说明为:正待开发景点,尚未对外开放。“北斗庵也在虚线范围内。”

徐廷柱对女儿说,20日会出去旅游。徐佳不放心,劝说父亲别去外地。老人答应了。18日,徐佳再次来送果汁,才知道旅行提前了。

下午1点左右,午饭后的老人们在导游安排下进入浏阳周洛景区,徐廷柱上船,驶过两百米狭长的湖面后,下船。

甘姓工作人员电话联系徐廷柱。“你在哪里?”“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等我看一下。”老人随后按指示牌说了个地名,得到“沿溪往回走”的回复。

旅游前的17日下午,徐佳回家,为徐廷柱榨了一杯果汁,“饮料有防腐剂,我们都为爸爸准备鲜榨果汁。”

“热爱生活,平时最大爱好为旅游”,这是女儿徐佳(化名)对父亲徐廷柱的描述。

当天一大早,他和其他45位老人一起,参加由长沙老宝贝部落食品经营部组织,与锦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后开展的景区游览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