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兰州市抵导唤兴隆商行 - www.aydp.com.cn

Top Articles:


Links

Search




利润却高达56%

2020-08-18 08:59

同时,外部经济环境对行业也形成一定冲击。一位业内人士坦言,一方面人民币升值影响出口,外贸需求下降;另一方面,前几年飞涨的订单让一些中小企业持续扩大生产线,去年起银行放贷政策收紧,这部分企业后期投入很难跟上,甚至遭遇资金流断裂,不少企业走在被清牌边缘。

代工进入“微利润”时代

蔡锦江认为,问题的根本在于手机生产价值链产生了变化,软件应用服务开发取代硬件制造成为新的盈利爆发点,小米的成功就是其中最好的例证,这就是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必然冲击。根据2013年智能手机销售和利润数据统计。iphone手机占全球销售量的13%,利润却高达56%,三星智能手机占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量的31%,利润占比高达53%,而诺基亚、htc、摩托罗拉和黑莓智能手机的总销售量占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的56%,但利润却为—9%。由此可见软件应用服务开发的盈利潜力。在半导体、移动通讯和互联网融合发展的大创新生态体系下,深圳手机制造的思维必须变革,手机制造商的转型迫在眉睫。

不断收紧的经营环境也影响到手机制造的下游企业,一个引起业界关注的现象就是手机硬件方案商的赊账经营运作方式。一些硬件方案商以赊账的方式向厂家提供半成品,比如一块山寨平板的主板成本大约100元,但它的利润只有几块钱,方案商如果以赊账方式出货1万件,就要垫付百万元成本,如果手机制造厂家出现跑路,方案商将血本无归。

创新生态体系下谋转型

同时,行业衰退趋势还体现在人才的集体出走,“这个行业里跳槽的人达到七八成”,在手机制造行业工作达10余年的胡先生告诉记者,去年起,大量同行选择永远地离开这个行业,转行做汽车电子或者平板产业,而他预计今年离职的人将会更多。

“深圳手机代工业的倒闭潮即将来临。”从去年年底开始,深圳市半导体行业协会秘书长蔡锦江就一直观察到这一趋势。深圳是全球手机代工制造的重要基地,但是今年初开始,一些业内知名的手机代工工厂却遭遇资金危机,产量和利润双重下降,生产一台功能机的利润甚至不足1元。当手机软件应用服务开发快速侵蚀硬件制造市场的利润空间,深圳传统手机制造如何度过此次“集体惶恐”?业内人士指出,转型升级和品牌化之路将成为必然。

无序竞争进一步拉低了手机代工业本已不高的利润。

“我们必须培育自己的品牌。”谈到如何走出危机的话题,胡先生坦言,行业形势倒逼业内企业走向品牌培育之路。“尽管品牌培育需要很多年的时间,也需要大量投入,如果没有自己的品牌,就不能做软件应用服务”,他说,在此轮转型升级中,一批较有实力的传统硬件制造厂商将致力于自主品牌研发。

同时,蔡锦江也提出另一个思路,即半导体、移动通讯和互联网的智能化融合和跨界合作。随着4g时代的到来,通讯技术向高速演进,人类将由语音数据化的时代进入视频数据化的时代,即“微视”时代,未来智能化产品将对人们的生活习惯和个人喜好进行数据收集,并及时推送需要的个性化服务。每一个时代都将诞生一些改变人们生活的新产品,半导体硬件制造商可以和互联网以及通讯商合作,探索开发出新的产品,在智能化领域有所突破,找到全新的产业热点。而这一切都需要深圳手机制造商思维上的根本变革,要想在下一轮竞争中胜出,并把自己的产业带入“最好的时代”,就需要深圳手机制造商开放视野,对互联网及通讯行业的最新动态和未来发展进行积极思考,创新将成为未来手机制造的最强大竞争力。记者 戴晓晓

手机代工商集体惶恐

极微的利润、庞大的生产量、同质化的无序竞争,对深圳传统手机制造的“山寨模式”造成强大冲击。“深圳手机代工业的老板们陷入了集体惶恐。”蔡锦江说,不少手机代工商已经感受到转型的迫切感,但对于未来的方向却感到迷茫。

“2011年代工制造一台智能手机成本投入400元,可以赚100元,现在投入1000元,利润只有几十块钱,但智能手机成本不断升高,我们的风险大了很多。”深圳一家业内知名的手机代工企业经营主管胡先生告诉记者,年后该公司遭遇强大的资金流危机,在鼎盛时期这家公司营业额曾一度达到10多亿元,但该公司的手机出货量在2013年下滑50%,利润同时出现大幅降低,而这一现象已经不是个例。“现在做手机都不赚钱”,胡先生坦言,深圳手机制造在2011年至2012年进入“最好的时代”,但在短短几年间,行业门槛降低导致价格出现紊乱,无序竞争进一步拉低了制造利润。胡先生透露,深圳另一家手机代工小型公司年出货量达到8000万台,但是一台功能机的整机销售价格仅35元,利润不足1元,像这样的小型公司只能靠大量出单维持经营,这也是深圳手机代工企业的普遍境遇。

手机代工企业处境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