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兰州市抵导唤兴隆商行 - www.aydp.com.cn

Top Articles:


Links

Search




曹培武表示认罪

2020-08-10 11:47

“总以为只要工程质量没有问题,在别人干工程挣大钱的时候,自己得几个小钱问心无愧。”“怪自己不能洁身自好,还以为收来的不义之财放在别人名下就安全了,太幼稚了。”在说到自己的母亲时,曹培武忍不住痛哭起来,他说,母亲默默无闻地付出养活了他们兄弟姊妹7个,他为了所谓的事业只回老家去看过母亲4次,甚至母亲病逝很久后,他才得知这一噩耗。

严力江找到做玉石生意的朋友周某,让其帮忙成全这事。等曹培武再次到乌市时,严力江安排司机把装有一块碧玉的盒子,送到曹培武手中,并告知“买玉人”周某的联系电话和地点。曹培武于是坐出租车来到周某玉器店附近,周某抱着一个矿泉水纸箱出来,径直将纸箱放到出租车内,然后把装玉的箱子拿走。

2013年年底,罗昕和韩林安先后两次将共计80万元送到曹培武家中。

阜康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张璐说,据查证,曹培武单次受贿达100万元,是新疆地区有史以来“之最”。

接着,曹培武许诺将要进行招投标的吐鲁番地区阿拉沟水库大坝工程给水电十五局承建。2011年3月,水电十五局顺利中标,中标价2.3亿余元。工程开建后,曹培武又告知韩林安,鄯善县二塘沟水库导流洞项目要进行招投标。为能继续中标,韩林安、李永红又送给曹培武10万元。

曹培武说,买玉人跟他见面时间不到两分钟,他回到宾馆,打开箱子,里面是40万元现金。

据曹培武说,他出生在陕西榆林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姐弟7人,他是男孩中老大,记忆中小时候肚子都吃不饱。后来,他投靠姐姐,来到吐鲁番地区一个农场,在农场生产队干活时总带着书本,有空就看上几眼。

时间追溯到2009年11月,曹培武在职期间,在吐鲁番地区托克逊县阿拉沟水库建设管理局发布阿拉沟水库枢纽工程导流兼泄洪洞、灌溉放水洞招标时,收受了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十五工程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韩林安、李永红送的10万元。之后,水电十五局承建了该工程。

2012年9月,吐鲁番地区二塘沟水库基础处理大坝工程项目招投标期间,韩林安向曹培武承诺,如果该工程中标就多给他送些“感谢费”。果然,水电十五局再次中标。一个月后,水电十五局成立了项目部,韩林安任项目经理,另一正科级工作人员罗昕任项目副经理。经商量,由罗昕在该项目上给曹的外甥做100万元的虚假施工工程结算。同年10月31日,100万元转账存入曹培武外甥的银行卡上,而其外甥的银行卡是应曹培武要求而办,卡由曹培武掌管。曹培武后将100万元转为定期存款,将卡藏在儿子家中。

2014年8月,检察机关接到曹培武涉嫌受贿线索,曹培武受贿案东窗事发。其他涉案人员均另案处理。(本报记者潘从武 本报通讯员饶俊华张大辉)

2013年8月,兵团八建以兵团建设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名义参加新疆坎儿井保护及节水灌溉工程项目吐鲁番市煤窑沟水库土建施工招标,在曹培武帮助下,严力江公司顺利中标,严力江承诺要送给曹培武40万元“答谢费”。

今年3月25日,新疆阜康市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曹培武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万元。曹培武表示认罪,不上诉。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检察机关了解到曹培武犯罪经过和人生轨迹。

2014年8月,阜康市检察院反贪局接到昌吉州人民检察院交办的吐鲁番地区水利局原局长曹培武涉嫌受贿犯罪线索。同年9月3日,曹培武因涉嫌受贿罪被批准逮捕。经查证,曹培武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251万余元。截至今年2月,追回赃款194万元。

“他们给我送钱是为了感谢我,因为我在招标中提供了帮助,如果没中标,人家也不可能给我送钱。”曹培武说。

曹培武还说,他从不浪费一分钱财物,饭菜能吃饱就行,看到别人挥霍浪费心里就难受。

2008年6月,吐鲁番地区胜金台水库除险加固工程需要招投标,工程总价几百万元。

这个人就是曹培武,58岁,原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地区水利局局长、地委副秘书长。

他出身贫苦,生活节俭,一件背心穿了三十年舍不得扔,可一次收下他人100万元好处费却很坦然。

就在曹培武打电话当天傍晚,罗某将5万元现金送到曹培武手中。之后,罗某逢年过节都会去拜访曹培武。曹培武认为,罗某的施工队只能小打小闹干些小工程,大工程还是给大单位才放心,所以当他发现罗某的施工队在一个大工程现场干活时,当即打电话给相关负责人,将罗某施工队清理出去。

阜康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张璐介绍,检察人员在调查中发现,曹培武在生活中非常节俭,身上穿的旧棉布背心是他刚参加工作时买的,已经30年还舍不得扔掉,平时一日三餐很简单,从不吃肉。

人生轨迹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呢?曹培武说,临近退休这几年,他的心灵扭曲了,为了私欲收了不该收的钱。

1978年高考,曹培武报考了昌吉农校水利班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毕业后,曹培武被分配到吐鲁番县水利局,从技术员干起,1990年年初任副局长,一年后升任局长。此后不到4年,他就被提拔为地区水利局副局长,又过了将近4年,他任地区水利局局长,此后兼任地委副秘书长。

严力江回到公司和相关人员商量后,为规避直接送大额现金“走账”的财务麻烦,决定送曹培武一块玉石,再安排人把玉石买回来。

在该工程重新招投标后,罗某挂靠的新疆环宇公司又中标了。这次,曹培武没再说什么。不久,他以需要在西安买房子“缺几万元借点钱”的名义给罗某打了电话。罗某事后对侦查机关说:“我们这些干工程的,想巴结曹培武还来不及呢,他是地区水利局局长,以后想在吐鲁番干水利工程还得找他帮忙,我做梦都想和他搞好关系。”

随后,曹培武到乌市,严力江接待了他。席间,曹培武说:“家中房子最近要装修,手头有点紧,能不能给找个装修队?”严力江答应了,但没当回事。没多久,曹培武又出差到乌市,严力江接待曹培武时,曹培武说,想自己找人装修房子,不给严力江添麻烦,并说“装修好的话恐怕要40万元”。严力江明白,曹培武是让他兑现承诺。

2012年9月,兵团第八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严力江听说曹培武要去美国考察,曹培武出国前住在一大酒店内,严力江送去1万美元,并表示“在国外花着方便”。曹培武没推辞,当场就收下了,并答应以后在项目招标时会给予帮助。

“给这1万美元,后面投标时肯定会支持我们。”案发后,严力江对侦查机关说。

罗某是水利施工行业的个体户,没有修水库资质,但罗某想承揽这个工程,于是找到有资质的新疆环宇公司参加投标,并顺利中标。不过,专家组说标书有问题,也有围标现象。曹培武是招投标领导小组组长,听到专家反映后,立即组织监督部门开会,将中标的单位整个废标。